除了“大女主”文,今年还有哪些女频小说值得关注?|网文观察 : 经理人分享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梧州学院教务系统_长春理工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武汉理工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

文|肖映萱

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每半年发布的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》,在过去的一年里(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),我国网民数量从7.1亿增加至7.51亿,手机网民占比从92.5%上升至96.3%。到今天,无论是手机上网还是移动阅读,都已经走到了用户规模极度饱和的阶段。各大文学网站似乎开始望见网文市场这块蛋糕的边界了。

既然大蛋糕已经初步成型,接下来就是如何分配的问题了。撇开男频不谈,女频网文的市场向来是精确细分的:起点(女频)、晋江、红袖、潇湘四大老牌网站各自维持着多年积淀的稳定生态,“后来居上”的云起书院占据着最大的市场份额,勾勒出“4+1”的“一超多强”格局。

近年来,许多圈子化、小众化、非商业的文学网站或自媒体平台纷纷起来,这些网站此前大多未曾进入“主流”的网文观察视野当中,在“主流”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落地生根,竟也逐渐成了气候,为已经持续多年的“4+1”沉闷格局,增添了几分雨后新笋般的清新滋味。

“4+1”网站老格局与新变化

传统的“4+1”五大女频网站,大多仍持续了此前的类型趋势。

现代言情仍是总裁文、甜宠文的天下,只是作者们会“与时俱进”地加入一些新元素,从直播、美妆、电竞、二次元等时下热门的网络流行文化中寻找灵感。如 Jenni《我居然上直播了!》(晋江文学城) ,女主角在现代给未来的观众做直播; 油爆香菇《女帝直播攻略》(起点女生网) ,女主角在古代给现代的观众做直播; 战七少《帝少心头宠:国民校草是女生》(云起书院) 则是一篇充满了二次元气息的校园黑客电竞文,在包括男女主角在内的诸多人物身上,都能看到一些二次元经典形象的影子。

另一方面,行业文的热潮仍在持续。近年来IP市场对职场类型表现出了孜孜不倦改编的热情,过去一年里《翻译官》(2016)、《如果蜗牛有爱情》(2016)、《外科风云》(2017)等影视剧的播出和热议,无疑对作者构成了巨大的“IP的诱惑”。看腻了办公室恋情,医疗、刑侦这些能与传统行业剧对接的类型重新兴起,促使医生、刑警成为2017年职场文最热门的主角。

红袖添香的两位老牌作者尼卡和吉祥夜,堪称这一创作行列中的代表人物: 尼卡的《忽而至夏》 成功塑造了女法医欧阳灿这一角色,打破了以往行业文以职业为背景写恋爱的叙事套路,也打破了网文“大女主”的刻板印象,这是一篇专注于法医专业的“硬行业文”,爱情让位于事业,只负责锦上添花; 吉祥夜《写给鼹鼠先生的情书》 讲述的则是警犬大队女警与刑侦队长、缉毒警察之间的“刑侦+恋爱”故事,与 北倾《他站在时光深处》(晋江) 中女麻醉师与主刀医生之间的“医疗+恋爱”模式类似,相对而言,这两部作品中的爱情叙事仍占据较大的比重。此外,晋江作者御井烹香继《制霸好莱坞》征战娱乐圈、影视圈之后,又将目光转向了邻近的时尚圈,新作 《时尚大撕》 是一篇时尚产业的行业文。御井烹香以极敏锐的感知力,将近年来迅速崛起的中国时尚产业、网红行业的生态置于笔下,对消费主义、女性个人奋斗、女权主义等议题也进行了深刻的探讨,是行业文中难得的“技术流”佳作。

古代言情一方面延续着之前的宫斗、宅斗、种田类型,另一方面,堪称古代行业文的“医女文”继续走红。但古代言情整体显示出对此前类型元素的重复和叠加,除了希行、吱吱、闲听落花等起点女生网老牌作者仍在连载的《大帝姬》《慕南枝》《锦桐》等作品,过去一年这一类型并未带给读者太多惊喜。

在五大女频网站之中,过去一年发生的新变化最多的当数晋江文学城。从表面上看,晋江于2016年7月宣布了新的作品积分计算规则,新的公式系数透露出这样一些信息:晋江鼓励的每一章节字数上限从原来的5000字上升到9000字,最具晋江特色的读者“长评”在积分体系中的作用减弱,而编辑推荐和作者的签约年限、授权范围在积分体系中的权重则大大增强。这些信息似乎都表明,在固有的忠实读者圈与更广阔的商业市场之中,晋江的天平显然向商业化这一端倾斜了。

近一年来晋江的热销榜单同样显示了这一趋势:

古代言情表面上仍以宫斗、宅斗为主,实则早已回归爱情,后宫嫔妃、宅院嫡庶的争宠斗狠,让位于男女主角之间“甜宠”的恋爱互动;现代言情也有着相似的趋势,豪门世家、娱乐圈、办公室、游戏竞技场,无论故事在哪里发生,讲述的核心都回到了爱情本身。比起钩心斗角、步步惊心,小打小闹的恋爱生活显然更符合移动用户碎片化的阅读习惯,也容易被更广大的读者所接受。

当然,晋江的小众、精英特质还在持续发力,仍有许多佳作涌现: 尾鱼的《西出玉门》 以类似“公路片”、“冒险片”的结构,讲述了一段跌宕起伏、惊心动魄的西行之旅,勾连起民间传说与古典志怪传统,形构出一个宏大奇诡的玉门关幻想世界;无论是2016年的《默读》还是2017年的《残次品》,晋江的“大神级”作者priest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题材和创作主题,将推理悬疑、星际科幻等类型元素,古今中外的“传统文学”、“经典文学”资源,与网文叙事模式进行了有机结合,创作出能将网文与过往文学传统勾连的里程碑式作品;而另一位作者非天夜翔,同样在类型融合方面进行着卓有成效的尝试,2017年的新作 《天宝伏妖录》 将历史演义与东方奇幻两大脉络与爱情叙事相融,将女频的创作格局拓展到更加广阔的天地。

如果站在今天的IP时代,重新追溯女频网站的创作与历史,那么晋江文学城应该称得上最早的“IP向”网站。创立于2003年的晋江,直到2007年才实行VIP收费制度,在盛大文学收购浪潮席卷之后,仍由最初的创始人掌控实际决策权,成为唯一一个既在局中、又在局外的网站。因此,晋江在诸多VIP机制的商业网站中,最大程度地保留了爱好者的气质。比起如何更快、更多地收割商业价值,晋江在很长时间内做的事情更接近于培养一方沃土。“无为而治”的管理风格,给了作者最大的创作自由,也培养了一群有鉴赏力的资深读者。在其他网站为网文的快餐式消费者们大量产出同质化的类型文时,晋江喂养了对独创性有更高需求的作者们,十余年来积攒了大批在读者群中口口相传、奉为经典的作品,到今天则成了资本最为看重的IP。于是,从市场体量上看与阅文集团其他女频网站相差甚远的晋江,在IP时代实现了华丽的逆袭。

晋江趁着IP东风实现的反转,给深耕精品的“匠人”型作者一次极大的振奋。于是,原本在VIP机制中坚守着“匠人精神”的作者有了底气继续坚守,认为自己有能力创造下一个IP的作者选择转型,一些走向传统出版道路的早期知名作者也开始回归。“言情四小天后”之一的匪我思存,2016年底开始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连载小说 《爱如繁星》 ,并于今年7月迅速出版实体书;2016年5月,老牌耽美作者水千丞结束与晋江文学城的合约,9月新书 《深渊游戏》 在爱奇艺文学开始连载;“新武侠”代表人物之一的沧月,于今年6月将全系作品电子版重新授权发布……这些老牌作者的回归及向新平台的转移,无不显示出鲜明的IP朝向。IP给了这些作者们一次重新入场的机会,也使网络文学在VIP类型文之外,有了新的生长可能性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