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文字记录民生变化,一名中国“洋女婿”的疫情日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
  • 来源:梧州学院教务系统_长春理工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武汉理工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

1月23日是武汉宣布“封城”的日子。根据报道,重庆有9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。对于一个拥有超过3200万人口的大城市来说,这听起来并不多。当天,伍德已开始“纠结”是否要出门。此时的街上几乎人人都已戴上口罩。如大多数中国家庭一样,伍德夫妇在临近除夕时也遇到“年夜饭困局”:妻子的姐姐认为一大家子聚在一起容易交叉感染,但固执的老母亲却坚持认为这场疫情“没大碍”。最终,晚辈们只得妥协,并于次日(除夕)“全副武装”地出行。这一次,伍德夫妇叫了出租车,不敢再乘地铁。

伍德在日记中将大年初一(1月25日)当天作为自家防疫工作的一道“分水岭”——自我隔离,居家消毒。当天,他家11岁高龄的宠物狗不慎在家中便溺,令其感到一阵不安。伍德的妻子透露,有饲主因畏惧传染已开始丢弃宠物。他决定未来一段时间不再出门遛狗,以免招致不必要的麻烦。当天,他的岳母再次要求夫妻俩去探望,遭到二人拒绝,因为外出实在太冒险了。从25日起,一家人出门便穿戴着全套的“户外防护服”——包括手套、护目镜和口罩。

伍德的朋友还特意建了个微信聊天群“加拿大人在中国”,一起吐槽加拿大使领馆与侨民的“沟通不力”。他的学校也给外教发送信息,建议已经离开中国的暂时不要回来、在中国国内的待在家中。他写道:“诸多的未知变数让人们开始抓狂。”

由于家中物资消耗殆尽,伍德夫妇1月27日决定出门购物。相比年前的热闹场面,当天的街头冷冷清清,为数不多的几位路人相互间有意拉开距离,行色匆匆。回到家中,夫妻俩需要在门口进行流程繁琐的“全面消毒”:先脱下外套、手套、帽子、护目镜,然后洗手一分钟;之后摘下口罩,用酒精喷洒正反面;最后再洗一次手、冲个澡。伍德并没有因为必须长时间待在家中而感到“沮丧”,他觉得,在写作、与朋友聊天和锻炼身体中,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27日晚上,伍德夫妇开始密切关注各国媒体有关疫情的信息,并学习在“封闭”环境下的生活须知。

像伍德一样因各种原因留在中国的外籍人士不在少数。在武汉“封城”之时,英国广播公司等外媒曾对该市多名外籍人士进行过采访。武汉理工大学印度留学生比夫霍伊吉特表示,自己从未面对过这样的局面,确实感到过紧张和害怕。不过她强调,校方对学生照顾周全,每天定时为每名学生检测体温,并发放免费口罩,还敦促学生每小时洗手,尽量不要吃外卖。此外,校内还设有医院、并拥有自己的救护车。华中师范大学菲律宾博士生简·罗伯特说,校方建议学生尽量不要离开宿舍,并为学生提供生活所需,让人感到很安全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