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节普洒村村长助理疏散村民被埋 女儿:他站在最危险的山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梧州学院教务系统_长春理工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武汉理工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

张青 的父亲 张明学 ,贵州省 毕节市 纳雍县 张家湾镇 普洒村的村长助理,在滑坡时失联。

张青一遍一遍、不停地打父亲的电话。

从最初得知父亲去滑坡现场的时候,她就开始打,“我就是要看他能不能接通,如果能接通的话,说明他还没有去现场,如果接不通的话,说明他已经遇难了”。

直到现在,她也未曾放弃,“我多么希望我能打通我爸爸的电话”。

可现场的目击者告诉张青,滑坡发生时,父亲站在山脚的最里面,最危险的地方,一点生存的机会都没有。

而他之所以去那里,只是想要去疏散困在山脚的十几个村民。

(滑坡现场图/网络)

“他要去疏散山脚下的人,可山突然就垮了”

张明学是普洒村的村长助理,在这次滑坡中,不幸被埋。

张明学有三个孩子,两个女儿,一个儿子,张青排行老二。女儿张青告诉时间新闻记者,今年年初,他才刚刚上任。

8月28日上午,有村民向政府报告说,大树脚组发生 山体滑坡 。

大约十点左右,张明学接到了一个电话,随后便骑车赶往滑坡现场。“他应该是接了政府电话走的,当时早上已经滑过一次,但没有那么严重”,张明学住在距离大树脚组三四公里远的水营组,他走的很急,没给妻子留下什么话。

“出事的头一天,他跟我妈妈说了,他要到去(大树脚组)办事,因为知道他收 养老保险 嘛,我们猜他去收 养老保险 ,但这次具体他去做什么,我们也不知道”。

但女儿张青想不到的是,父亲这一去,车不见了,人也不见了,再也没回来。

(张明学照片图/家属)

十点半左右,张明学妻子得知大树脚组发生了滑坡,便给丈夫打电话,打不通,她赶紧通知儿女。

”前一天晚上,我爸爸跟她说了 手机 停机,我妈妈叫我给他交话费,交完话费之后,打他电话也一直打不通“,张青住在离父母七八公里的地方,联系不上父亲之后,便赶来父母家中。

当家里人给张明学打电话一直打不通的时候,妻子就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由于家人均不在滑坡发生的现场,对于父亲出事时的样子,他们也只能从乡亲、亲戚的口中还原。“村里人看着他上去的,他们看见了都喊他,我舅舅也喊,喊他不要过去,但是当时山脚还有十来个人,他想要去疏散那些人,可山突然就垮了,最大的那一次,他就没回来了”。

事后张青一家人曾到滑坡的现场去看过,满地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,她不敢想象,也想象不到,父亲当时经历了什么。

年初,60岁的张明学被村民举荐为村长助理,“村民都很拥护他”,在这之前,他曾经担任过水营组的小组长。

张青回忆,大概在2001年,父亲担任小组长,令她印象深刻的就是修村公路,“我们这一条公路是用人工挖出来的,修路占用别人家的土地就要调换土地,他就把自己家的土地调出去,以前是为了这个组,为村民想,现在还是为了村民着想”。

自从接手村长助理工作之后,张明学就一心扑在工作上面,对于家里的农活他也不太去管,大都由身体不是很好的妻子来做。然而,张明学的学历并不高,小学都没有毕业,“就是为了这个工作,他不懂电脑,晚上加班学习电脑,他就是想带着村民致富”。

“多么希望能打通爸爸的电话”

张青听目击者说,父亲站在那个位置,一点生存的机会都没有,“他站在垮塌的最里面,就是最危险的地方”。

但她仍抱着渺茫的希望,一遍一遍、不停地拨打着父亲的电话。

从母亲告诉她,父亲接到电话去滑坡现场之后,张青就给他打了十几通电话,“我就是要看他能不能接通,如果能接通的话,说明他还没有到现场,如果接不通的话,说明他已经遇难了”,当时她没有如愿听到父亲的声音。她现在希望奇迹的出现,但她也知道,这样的奇迹太渺茫了。

“我就想吧,希望能打通,希望他能没事”,张青不由自主的哽咽,“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都在打他电话,我多么希望我能打通我爸爸的电话”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