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地笔记:“你放心睡觉,今晚我为你看好供氧

战地笔记:“你放心睡觉,今晚我为你看好供氧

时间:2020-03-17 02:28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在汉口医院的每一天,都有惊喜。看到患者陆续好转,精神状态好了,有说有笑,从只能躺床上,到现在下床走走,每一个改变都让人欢喜。

同样的,在与病毒搏斗的病房里,生死时速也在随时上演,突然的病房呼救,突然的病情恶化……幸运的是,我们有徒手力“扶”氧气设备40分钟的她,有通宵守护只为你一晚安睡的他。

这些都是发生在汉口医院病房里的真实故事。也许,你没见过他们的脸,你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名字!但我们依然要说一句:谢谢你,每一个平凡的医者!

田亮: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

病人紧紧握着我的手,手“扶”供氧设备抢救生命

2月10日,这是欢喜和惊险的一天。

监护室里,明显好转的两位患者一看到我(其实是靠声音和防护服上的名字认出了我),就开心地说,“田医生,你怎么才来呀,看到你来,我就放心了!”

我笑着告诉他们:“我也需要休息啊,休息好了,才能过来看你们是不是恢复得更好了。”

看着他俩一天一天地好转,从开始只能躺在病床上,气促明显,到这两天可以自己做起来,或者带着氧气下床走动几下,还能说笑了,我由衷地为他们高兴。

隔壁的阿婆吃完饭睡着了,睡得很香甜。看上去,她的嘴角微翘,还会偷偷地笑起来,估计是做什么美梦了吧,那就关灯让她好好休息。

旁边的年轻人依然有些紧张,但比前两天好了许多,开始好好吃药,配合治疗。因为紧张,他对我教的呼吸方法掌握得并不好。反复教反复练,慢慢的,他的监护仪上指标开始逐渐平稳下来,逐渐接近正常。十多分钟后,应该是他自己也明显感觉舒服了,越来越安稳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去他床边帮他倒水的时候,看他向我伸出手来,问他:“是想跟我握手吗?”他点点头。

虽然隔着防护服和几层的乳胶手套,他紧紧握着我的手,我能感受到那种有点微微颤抖的力量。我想,他想表达的应该还是感谢吧!

“那好,我们来约定一下,等我明天或者下次来上班的时候,希望看到你能恢复得更好些,可以么?”

“可以!等你再上班的时候,我一定让你看到我会更好的!”这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坚定的回答,想来他已驱散了心里的病魔。再次过去病房,他已安静地睡着了,监护仪和呼吸机也不再报警了。

并不是一切都那么顺利,病房里的“惊心动魄”随时而来。

在汉口医院的病房,使用的呼吸机需连接一人高的氧气筒。病房里,一位患者使用呼吸机,我刚查看完一切正常,帮助同事在其他病床更换床单时,就听到了急促的呼喊。奔跑去查看,原来,因为氧气筒使用频繁和管道老化,氧气筒和呼吸机的连接管的卡扣松开了,导致氧气不能完全送入,出现漏气的情况。

我一边用力用手将呼吸机氧管接回氧气筒,一边通知相关部门维修,一边自己先开始找工具自救。但对患者来说,保证氧气供应才是大事。

为了不浪费人力,我来负责固定管路不会松开,等相关人员过来维修。没想到,我这一“扶”便是四十分钟!

这可是个体力活。既要保证氧气筒对呼吸机的供氧,又要保证呼吸机的供氧管路不会被氧气筒的压力过大而冲出去,那就只能靠我的双手来用力将两个设备紧紧固定连接在一起了!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深深理解“望眼欲穿”的感受。

中间,艳娜姐过来帮我替换。简短休息两分钟后,继续开始了力量的较量!隔壁的阿叔看到了,伸出大拇指,给我鼓励,说你们真是好样的,这是在抢救生命啊!

终于等来了维修师傅,一番处理后,终于一切恢复正常运行!看看病床上的患者一切正常,没有受到影响,总算松了口气,这才感觉到浑身湿透了。

几个小时忙忙碌碌很快又过完了,交完班出来,脱下防护服,发现身上的手术衣已经湿了大半,好在回来自己温暖的小窝,冲个热水澡,洗掉了所有的疲乏和辛苦。

看看朋友圈,家里收到了广东妇联配送的新鲜蔬菜了,东莞的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了,东莞的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再次出发了,越来越多的的医护人员奔赴湖北奔赴武汉,越来越多的医院开始投入使用,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明天,又是一个大晴天。

吴国成:市松山湖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

“你放心睡,今晚我会给你看好供氧的”

2月10日,今天上的是凌晨监护室的班。在这里,没有高大上的仪器,但是有病人最需要的氧气和监护,5个病重病危的病人,每个都看着氧气来维持,有的还得持续着氧疗,有个患者还持续焦虑不安,生怕氧气用完了不知道。

氧气就等同他们的生命,今晚能做的就是守护好他们的氧气,守护好他们的生命,让他们能安心入睡休息。

我给每个患者都说了一句,“你放心,今晚我会给你看好的。”4个小时8桶氧气瓶,虽然我不知道他们能否真的放心,虽然很笨重麻烦,但是凌晨4点下班能看到他们都安然入睡,生命体征平稳,这让我肯定了我今晚做的都是对的,也是我最开心的事。

下班回到酒店洗完澡,已经是清晨6点钟了。虽然累,但想想都觉得很开心的,休息好调整好状态,我又可以继续到一线奋战。

今天上班前,东莞第二批蓝衣战士们也到达了湖北,希望我们能成为湖北的蓝天白云,让湖北走出逆境,也愿我们一起平安回家。

张丽华:市松山湖中心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传染病学主任医师

患者紧张焦虑影响血氧,耐心安抚给患者信心

2月9日,我上的是下午的班。这一班有几个病人都让我记忆深刻。

进了病区没多久,护士就通知,病危的18床要抢救。她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性。我赶紧快“走”过去,穿着防护服,行动会笨拙些。

病人呼吸急促,神态慌张,瞪着眼睛不停喊“我胸闷,我胸闷”,不停呻吟,血氧掉到88%。我们检查了吸氧管道,没问题,而且是高流量通氧。看来是病人的不适,导致烦躁,烦躁导致耗氧增大,血氧饱和度下降,更增加了不适。

我们一边开镇静药,一边给予安抚,让她熬一熬现在的不适,坚持有规律的呼吸,不要慌。慢慢地,她没那么慌张了,按我说的去做了,血氧升到93-94%。

她说要喝水,但我喂她,她才喝一口。于是,我每隔半小时就去喂她一口。等我快换班的时候,她在镇静药的作用下睡着了,血氧升到100%。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。

我还记得,几天前是在我的班上给她把病重改为病危的。她丈夫前来签字时,听到我的病情介绍,马上眼睛红了,一再哀求我要尽力抢救,她还那么年轻!

另一个是全区医护人员都熟悉的U6床,一个中年男人。他属于极度焦虑不安的患者。他经常用手机了解新冠病毒肺炎各类信息,也了解很多医学知识。知道氧疗非常重要,担心供氧中断,他没有片刻消停地动来动去。

查房时,他不停问各种各样的问题。时不时拿起手机,用自拍镜头看他床头的心电监护仪,越看越焦急,越焦急,气越促,血氧越往下掉,结果在我的班上掉到77%。

我明白,他的主要问题是焦虑。于是以温和、坚定的语气疏导他。说着说着,他把右手伸向我。我马上握着他,坚定有力地握着,给他信心。我说一句,他跟着做,慢慢的,他平静下来,血氧饱和度也上来了,81%、83%……87%。

这个数字也令我一阵惊喜。我没想到自己的安抚能起到这样的作用,他在我们接管以来也就81-84%之间,偶尔还会下跌。

我们的医疗工作,正如特鲁多医师的墓志铭说的那样: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。”

全媒体记者 李春燕

全媒体编辑 贾庆森